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最后一篇藤叶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一个绝望母亲的心声 (原创)  

2009-12-01 21:03:08|  分类: 心愿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一个绝望母亲的心声

 

 

    今生来世我唯一的儿子:
  
   沉迷于虚拟世界三年之久,网络游戏害得你六亲不认。期盼‘茶座’的温馨能够融化你心湖的坚冰。

  俗话说:子不嫌母丑,狗不嫌家贫。这几天猫咪给了我极大的安慰。它不嫌我丑与贫,只要给它一口食,一点栖身之地,它就心满意足地偎依在我的脚上。夜里它爬上床被我扔下去,它也毫不怨恨地钻进我的鞋里,时刻陪伴着我。

 

   我多么渴望人世间母子能有如此相濡以沫的亲情。

 

  人生有三大不幸:幼年丧母,中年亡妻,晚年失子。我虽然有母有子,但来沪二十三年,与父母生离死别;儿子虽在身边却恨我如同“畜牲”,加之数年单身之苦,我将是奔六十的人了,此生万般不幸,已注定无疑!

 

  而你的人生才刚刚起步,28年来无论怎样艰难困苦,妈妈对你始终不离不弃。你至今未婚,娶妻生子来日方长,同你相比,我还有再结婚生子以求补偿一生两大不幸的机会吗?

    结论很明确:你不是世界上最不幸的那一个,至少还有我比你更不幸,而且是无可救药的不幸!

 

  父母不能选择,但命运可以自己把握。我与你舅和姨同一父母所生,但人生的路各不相同就足以证明:每个人自己的努力是多么至关重要!

 

  以我的人生而言:我生在一个中产阶级家庭,童年享有优裕的生活。憾十年浩劫身为“走资派”的子女遭遇厄运。我深知父母不能选择,因此我无怨无悔义无反顾地与父母同生死共命运。“当家境不景时,我不愿想到自己,更不愿意连累他人。”(1983年家信中语)为此贻误了择偶的良机。因你外公为此深感不安,我惟有结婚才能宽慰父母,所以与S的结合完全是政治婚姻,故播种了我一生的不幸---收获了至今还不懂忠孝礼义的儿子。

 

  再婚是因为来沪后必须白手起家,而单亲家庭是不能分配公房的。何况你那时很羡慕同学都有爸爸,我惟有结婚才能改善居住条件,补偿你缺失的父爱,不料事与愿违……

 

  因此可以说:初婚是为了父母,再婚是为了儿子。我的命运与上有老下有小不可分割,我为亲人付出了全部的情感和财富,我问心无愧,死而无憾!

 

  以你的人生而言,父母不可以选择,但我不是世上最坏的母亲,你已近而立之年尚不能自立。试想我在28岁时,要远离父母孤立于世,还要独自抚养儿子,又要坚持任职教书,更要业余进修五年大学全科课程。此外,最不能忍耐的则是:我必须经受离婚后那种全无亲情的精神打击!我现在之所以老当益壮,穷且益坚,正是得益于年轻时的备尝艰辛。正所谓:苦难是人生最好的老师!

 

  儿子,与妈妈相比,你尚未达到万劫不复的绝境,你今天的压力真的不能独自承担吗?

 

  再谈命运可以自己掌控的话题:

  假如当年不去进修学业拿到文凭,我能调进上海吗?现在当你拥有一个完全自主的空间并急于再次升级电脑时,想知道那些为衣食住行、手机费用拼命打工的外来孩子,是多么羡慕你从精神到物质的应有尽有吗?即便为了还债失去住房,只要我有住所就一定有你的栖身之地,权当我们2008年刚到上海来把。即使这样也比外来妹们多一个户籍,多一份保障。他们远离父母能够在上海生存发展,比他们更优越的你在本土竟无法立足吗?当你强调我们家境贫寒令你无地自容时,去问问外来仔,他们不因家境贫寒会背井离乡吗?当你说终于走出家门是为了赚钱更新电脑时,去问问外来仔,他们省吃俭用的钱是否都寄给了负债贫困的家人?

 

  换言之,假如你是个能够顶天立地的男子汉,或是一个力所能及与我共同创业的帮手,我会如此惨淡经营濒临破产吗? 

  再看我的父辈人生

  你外公是位忠孝两全的男子汉。他15岁参加抗日联军出生入死。身为长子,30年上养父母双亲,下养五个子女,还要供两个弟妹从小学读到高中。与他老人家相比,完全依赖单亲妈妈供养的你,非但至今不能自食其力,反而还要作天作地……

  你是文学爱好者,何以你能为影视中人物的命运悲伤流泪,而对生你养你的母亲之凄苦竟无动于衷呢?

 

  现实令人忆起83年我在一封信中所言:“一个人能够在晚年得到社会的优厚待遇,比有个孝顺的儿女强。因为现在很多东西靠孝道是无济于事的。父母现有的一切是他们辛劳半世所得。由此证明,靠儿女还不如靠自己。我没有给父母的晚年增添瑰丽的色彩,我也不指望我的将来会得到孩子的光耀。我当然希望我的孩子能有所成就,但我决不依赖别人,我要靠自己――自食其力。”

  工作要强,学业上进,待人感恩,克己勤俭,这是我从父辈继承而来的宝贵的精神财富。可惜你完全否定了我这个“苦行僧”“工作狂”任职之事业心,顾家之责任感的美德。当你自私的心怨恨我因创业8年,耗尽了原本应该属于你的全部时间、情感、资金时,请回答一位古代哲人的天问:子孙若如我,留钱干什么?子孙不如我,留钱干什么?

 

  儿子,10月7日当你在众人面前指责我“是你毁了我的一生”时,你想知道是谁毁了我的一生吗?

 

  倘若当年爱慕荣华,我完全可以再婚改变自己的人生。他是我的同学,也曾是京都一位军级首长的龙婿,因女方不能生育而离异,所以与他结合必须舍弃儿子。这是一个痛苦的抉择,我毫不犹豫地选择了你。请看1986年2月26日信函原稿:

 我无法理解一个身为儿子者,为什么会极力主张幼儿应该遭受母亲的遗弃?“不要带在身边”究竟指何而言?是获得抚养权后送姥姥家寄养?还是为了再育而放弃抚养权?恕我明确表态:前者尚有余地,后者决不可能。为将带兵“多多益善”,为人之母何嫌丁旺?可是明明怎么办?尽管法律赋予已婚男子以父亲的权利,但事实上很多人根本就不具备做父亲的能力,甚至对生育后代的目的都不明确。为了民族兴旺发达吗--国家严禁人口增长;为了个人晚年得济吗――养儿防老已成功过去。以你我为例,做父母的能指望我们什么?少操点心就烧高香了!自己蹉跎半世,难道还不知做人的艰辛?为什么一定要那些“小安琪”来这人世间受苦受难?就算得了亲生子又能怎样――擦屎抹尿的哺育他成人,再呕心沥血地培养他读书。待到长成 1.81的男子汉,即便被选入京都,还不是照样有不堪忍受的痛苦!已经喘气的不能捏死,现在无息的何必再生造出来?想不到一个刻意追求“摩登”的人,传统观念竟如此愚顽!

 从另一角度讲,不能为人父,乃是命运对你误结姻缘的惩罚。奢望再婚来补偿初婚的缺憾,对后者实属强人所难。再换一个角度讲,爱一个人就应该爱她的全部,母子情同不可分割的整体,岂有只要她的才华而必须切去她心肝的道理? 赠你一句春联:“无情未必真豪杰,怜子如何不丈夫?”

 

  臭儿子,27年前,当我决定与你相依为命苦度余生时,我发誓:宁愿今生吃尽苦,也绝不舍弃这个孩子!而今这个预言早已成为无情的现实,只是我不曾预见:在这无尽的苦难中,竟要包括忍受儿子的虐待……

  臭儿子,你钟爱的武侠剧中,古人为报杀父之仇而牺牲自己。现实生活中,你却因自己的偏见而视母亲为仇敌!

  当众生惊诧明星自杀或出家时,我能理解他们。我虽人在世俗,但吃素行善的身心又何尝不是在带发修行?近日我去玉佛寺求助觉醒大和尚释疑解惑,答案是:出家人(你自称隐世遁俗)并非六亲不认,反而要“上披四重恩,下济六道苦”(国土恩父母恩师长恩众生恩)。总之,无论从人道、文学、佛教哪方面求证,我都找不到可以容忍你诋毁养育之恩的理由。你是真的病入膏肓――心理变态了!

 

  幸而我至今珍藏着早期的日记和书信。83年3月1日一段话可以作为此信的结尾:“总的来说孩子是个好孩子,只可怜他没摊上好父母。我的心肝――我现在是为了他才活下去的。我曾绝望过――去年在武汉,我几次想投入长江的怀抱一死了之,可是又不忍抛下孩子。我知道我是个不合格的母亲。虽不能满足他所有的要求,但只要我活着,总还可以在他患难的时候为他分忧。倘我死去,自然可以摆脱人世间的种种苦难了。然而,加倍承受那苦难的便是我的骨肉!是我给了他生命,我不能让他幸福,已够罪孽深重了,为什么还要加害于他?这太不公平了!以死来逃避现实是胆怯可耻的。我应该活下去――为了赎罪而忍受……”

 

  宝贝儿子:在你当众指责我毁了你的一生之后,我的忍受还有任何价值么?

  当年我在“他与你”、“生与死”之间选择活下来守护你。而今你已成年,最需要的是妻儿的陪伴。也许没有了我,你会活得更好……

  现实的彷徨中已不再有“他和你”的犹疑,我唯一的抉择与哈姆雷特相同:是生存,还是死亡? 

  假如我选定了后者――可怜的儿子,这便是母亲留给你的最后的遗言了!

  生命只有一次,你还年轻,万望珍重!

  生命是母亲的恩赐,倘你能够忏悔,坚强的活下去,就是对娘亲母爱最圣洁的回报了!

  对于不孝之子,我已尽心竭力不必再牵肠挂肚了。可是身为人子,我还上有高堂老母健在。我必须再次选择:活着,还是死去?

 

  两难啊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 哀,莫过于心死!

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谨此

  善鸣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祝身心康泰,前程似锦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  永远爱你的母亲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       泪书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08年10月12日

注:书写此信时还不知儿子已患有抑郁症。


一个绝望母亲的心声 - 最后一片藤叶 - 最后一篇藤叶

藤叶的版权专著及工作照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80)| 评论(12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